爱丽丝

     “林太郎,走那边!”拽住大叔的手,拉着他往甜品店的方向走去:“林太郎不要乱跑,就算是去洋装店也不可以!”语毕又补充道:“甜品店才是出门的首要目的地。”
      推开贴着可爱花纹的玻璃门,一股冷气扑面而来,随之到来的舒缓的轻音乐掩住了小皮鞋鞋跟敲在地板上的声响。后退两步拉住身后林太郎的衣角,大步走向柜台。
      扒住柜台的边沿,踮起脚尖煞有介事地对满脸微笑的女孩说道:“请给我两份草莓小蛋糕,一份覆盆子果蛋糕,”语末又伸出一根手指:“请快一些,不然小蛋糕就不好吃了。”
       说完自顾自地走到一个窗边的小桌旁坐下,撑着下颚、晃着双腿看着窗外来来往往的行人。直到盘子摆在桌子上才转过头,看了看从进门开始就没有再唠唠叨叨的林太郎。
       吃完第一份小蛋糕上的草莓,奶油和蛋糕就被留在了盘子里。左手撑着脸,十分满意地嚼着刚刚塞进嘴里的覆盆子果:难得林太郎今天没有在旁边吵着要爱丽丝穿洋装给他看呢,唔——覆盆子果真的是太好……
       “爱丽丝酱……”
       耳边突然多出了林太郎的声音,正想鼓着嘴让他安静一些,却听到了“小蛋糕这么多,不如把这份还没有吃过的草莓蛋糕端过去吧”的建议。
        “不——要——!绝对不要!”把手里的叉子扔在桌子上,抱着手臂偏过头不准备再看对面的大叔:没想到林太郎安静了一会,一开口就是这么过分的要求!
         唔……那是……?
         一抹驼色映入眼帘。
         “是太宰君哦。爱丽丝酱,端过去吧,等会爱丽丝要带走多少小蛋糕都可以的。”
         大叔笑起来真恶心啊!不过……
         “哼,林太郎真讨厌!明明爱丽丝的一切心情和行为都是设定好的,还装作一副商量的样子!”
          瘪着嘴跳下座位,端着小蛋糕走向那个角落。那里正坐着一个穿着长风衣的男人。
           背后传来讨厌的声音:“不要忘记说‘生日快乐’哟爱丽丝酱!”
           不甚友好地把盘子放在正在出神的男人面前,随后立马转身跑开。
           跑了两步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过身对因为被迫接受了一份蛋糕而处在状况之外的男人做了个鬼脸:“略略——我才不会对你说生日快乐的!”

     “林太郎真是太糟糕了!”鼓着腮帮子瞪着对面的大叔,从地下拾起两支蜡笔就冲林太郎扔过去:“都说了不要睡觉,林太郎还一直在周围唠叨,好讨厌!”
      躲开林太郎的拥抱,爬起来就跑到桌子后,嫌弃地看着对方讨好的笑,扒住桌沿伸手去够上面作为晚餐还没有收起来的蛋糕。
      “林太郎笑起来好恶心——!”好不容易摸到了想要的东西,下一秒却毫不犹豫地连同盘子一起掷了过去。
       盘子啪地一声摔碎在不远处的墙角,蛋糕也险险擦过林太郎身边掉在地上。看着这一地狼藉颇有些得意:“哼,谁让林太郎吵我!”
        看着林太郎拿着有草莓印花的可爱睡裙走过来、丝毫不为所动的样子,嘴又不自觉地撅了起来——
        又有两只盘子在大叔身后溅起碎片,连带蛋糕也被捏在手里扔了过去。
        “都说了不——要——睡——觉——!”明明横滨还亮着呢!
         对林太郎的耐心劝说充耳不闻,气呼呼地又抓住了一只盘子,正准备扔出去的时候余光划过一抹鲜红。
          是一只草莓!
          只迟疑了一下,就用另一只手捏起草莓塞进嘴里,这盘可怜的蛋糕还是被扔了出去。
          冰凉的汁水从喉咙流下,仿佛连怒火都被浇灭了许多。眼睛滴溜溜地转了转,垫着脚尖绕开地上的蛋糕泥和盘子碎片,拉开一把椅子坐下,看着大叔走近自己,殷勤地给自己换上睡裙:“想让爱丽丝睡觉也可以啊——那林太郎就讲个故事吧,”又伸出食指在空中晃晃:“不要无聊的童话哦!”
          看着自己裹着奶油的食指瘪了瘪嘴,一面把手在林太郎的衣襟上擦干净,一面大声说:“爱丽丝才没有认输呢!”

    抬头看看架子上的花瓶,用金色的蜡笔在画纸上慢慢勾勒出形状,想了想又用从身边的一地凌乱中翻找出银色蜡笔画花瓶上的花纹。可惜瓶子太小,花纹太粗而重合到了一起。看着刚刚开始就毁掉的画,赌气地把蜡笔扔远,任由它滚到林太郎脚边。
     看看未完成的画感到不甘心,于是从地上爬起来,跑到林太郎的身边将蜡笔捡起来,跑转回去之前还狠狠地用小鞋跟碾了林太郎脚。
      重新拿到蜡笔,十分随意地用银色蜡笔在“花瓶”上涂着色——
      “如果画不出花纹,就只好用这种颜色填满了。”自言自语着从旁边摸出比其他的都短一截的红蜡笔。
      “然后用最漂亮的红色画美丽的玫瑰花!”

林太郎是大笨蛋!!大!笨!蛋!今天之内都不要理他了!!!

     用红色蜡笔把线条圈起来的空白处涂满,使力一大就不小心涂出了限定的范围,整张画看起来都被那突兀的一笔毁掉了。噘着嘴撕碎了自己一下午的努力。
      “好无聊,整天都只能在这里画画。”撇着两腿坐在地上看着落地窗外的城市远景,用手中的蜡笔一点点地在窗玻璃上描摹远处大楼的轮廓。
       “要出去玩啦!!一直待在这里一点意思都没有!”手上的蜡笔突然被用力杵在玻璃上,然后把刚刚的“作品”涂的一团糟。“林太郎天天就知道在那里盯着爱丽丝看,什么都不会做!爱丽丝要自己去街上玩!”
      突然察觉到远处灼热的目光,转过头对目光的来源处吐舌头:“略——才不要和林太郎待在一起!”
      看到林太郎满脸受伤的表情而心情大好,脸上扬起大大的微笑:“林太郎就留在这里,爱丽丝要出去给自己买小蛋糕!”

  (提起裙摆屈膝点头)各位新年快乐,希望明年你们也会有一整张餐桌的草莓小蛋糕和满地的小洋裙。
     啊不,满桌的小蛋糕和小洋裙还是归我吧!!林太郎归你们了!

(一份很正经的)请假条

    首先,这里感谢大家对我这个煤气厂厂长的支持!(在群里说这个的时候,陀思:不,我才是没气。太宰:日常OOC无所畏惧。我:【一把按下去】)
     其实一直也感觉自己气不太正,但是因为是高中狗,每天真的忙的要死(……)也没有抽出时间来磨。所以准备请一个月假,大概是二月初回来,这一个月让我好好琢磨一下,等到寒假我把林太郎带回来一起皮(是的,各种意义上的皮。/以及是另一位林太郎)
     另外就是,某些小可爱的评论没回复,是因为弧长,等我上线才发现已经过去很久了,就不敢再回复了(ntm)
      感谢大家的关心和支持,可能会不定时炸个尸,别吓到了(嘻……嘻嘻…嘻…………)

    “立原陪我玩捉迷藏吧!”想了许久才勉强想到这样一个游戏:“我藏起来,立原来找我吧!”抬高下巴用不容人拒绝的语气下着命令。
    看着对方认命地捂住脸开始拖长调子数数,满意地点点头,啪嗒啪嗒地跑向楼上。

    轻轻挪动脚步,尽力不让脚上小皮鞋的鞋跟发出声音。
    将自己的身躯蜷成一团,躲在廊道尽头的高大盆栽后面,压低声音吐出无比自信的话:“哼,他们才找不到我!”
     安静的走廊里突然响起“咔哒”一声,被吓得瑟缩一下,又忍不住好奇心,抬头透过绿叶看向声音出现的地方。在走廊那一头的一扇门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个橙头发黑衣服的人。
     还有点矮。
     〔是中也啊——〕捂住嘴,把笑音关在掌心里。
     〔话说一直没有进过中也的办公室呢!〕看着黑衣服的男人走远,蹑手蹑脚地从角落里爬出来,不顾自己粘上灰的裙摆,快步跑向目的地。
       〔中也没有关门唉……好粗心。〕探出头、扒住门框向里面看看。
       推开门,进入视线的也无非是办公桌、电脑、一堆文件什么的。〔好像也没有很特别的地方〕
        有些无趣地吐吐舌头,准备继续自己的游戏,却被办公桌上的一只杯子吸引。
        杯子上不断腾起一层又一层的白雾,还散发出一股奇特的香味。
        跑到桌子边,踮起脚,双手扒住桌沿,探长身子向杯子里看。
        〔唔……好像是棕色的液体……〕
         双手捧住杯子,把一侧慢慢倾向自己,抿起嘴小嘬一口——
        “呸呸呸!哇啊好苦…………”
        『爱丽丝……?』慌慌张张地放下杯子看向站在门口的男人。
         “中也杯子里的东西好苦……”伸出舌头做了一个想吐的表情。
         『爱丽丝呆在这里干嘛?』看看对方似乎没有问责的样子暗暗松了一口气。
          “和立原捉迷藏啊,”插着腰十分得意地补充道:“他们找不到我的!”
          话音刚落就听见走廊纷杂的脚步声。
          惊呼一声、捧住脸在空旷的办公室里找地方躲藏。脚步声越来越近了,只好抱住中也的腰:“中也用异能让我待在天花板上好不好,好不好嘛——”
          扯着面前人衣襟的手攥的越来越紧,直到中也给立原让开路。
          “呜哇!中也是大坏蛋!!!”捏起小拳头,用自己认为的最大的力气锤着面前的男人。
          “都怪中也!!呜哇!”
@中原中也 なかはら ちゅうや

    看着面前清一色的黑白两色的洋装,早晨的美好心情都被破坏了。
    “不要穿这个啦!要有小草莓的!”
    〖爱丽丝酱——穿上嘛~这个也有漂亮的荷叶边哦!〗
    平时听惯了的林太郎祈求的话现在是如此的讨厌。
    “不要不要不要!有荷叶边的也不要!”
    〖可是今天是万圣节啊……〗
    “万圣节…万圣节是什么呀林太郎?”
    〖把它穿上我就告诉爱丽丝酱!〗
     捏着裙摆想了想还是听话地穿上了。
     这件洋装,无论是胸前黑白条纹的大蝴蝶结,还是紧紧扎住的袖口,又或者是裙摆上的骷髅印花,以及领口和裙边点缀着的黑色蕾丝,还有纯白色的过膝袜、脚上黑色的小皮鞋……
      头上还顶着一个黑白色的蕾丝蝴蝶结,一块白纱从扎蝴蝶结的地方垂下来,堪堪遮住右眼……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不符合自己的品味!
      “林太郎快告诉我,万圣节是什么呀?”
     哼!讨厌的林太郎!等会就把这身衣服脱掉!
      『明天早晨再告诉爱丽丝酱!』
       “哇!林太郎是大坏蛋!”气冲冲地锤着身旁人的肚子。
       “大坏蛋大坏蛋大坏蛋!这次就算是有小蛋糕也不会理林太郎了!”

      午后的阳光照在身上,暖暖的。“连头发都更加金灿灿的了呢!”
      握着蜡笔的右手捏起一缕金发细细观察:“唔……金色…金色……金色在哪里呢……”
      看看身旁空空的蜡笔盒,又看看手里仅剩的红色蜡笔。
      『刚刚画画的时候丢了一地呢……』撇撇嘴,打个哈欠,随手将红蜡笔扔的远远的。
      『好困……』
       侧躺在自己的画作上,蜷缩成一团感受着阳光的温暖。
       “地板凉凉的……阳光…暖暖的…………呼…呼…………”